首页    推荐    热评

为什么学校食堂永远办不好?

公众号“噪音” 2019/3/20 9:29:14
0


  我读大学时,最恨的就是鄙校食堂,早餐就是肉包子,午餐晚餐每天都有肉饼蒸蛋。因为这四年,这两样东西给给吃伤了,最严重的时候,闻到肉包子和肉饼蒸蛋的气息,就食欲不振,闻之欲呕。


  后来我又做了中学教师,整整20年,最恨的也是鄙校食堂,20年间菜品基本保持不变,从一而终,也算善始善终。当然,据说,我离职之后,食堂大有改进——每次都这样,最恨的是,自我离职之后,哥们告诉我,年终奖增加了7.5倍。


  还是说食堂吧。2017年我带着一帮小P孩去台北,路过台北市政厅,就在北市政府的食堂吃了一顿午饭。当时北市市长已经是柯P了,据说他与民同乐,我们就猜会不会在食堂遇见他,结果没遇见,估计是柯P公务繁忙。我跑去食堂大厅,对着那些菜肴一顿乱拍,司勺大厨笑嘻嘻跟我说,这里不准拍照。居然没有保安抢我手机,勒令删除之类。因为,这个菜品实在太差了,比鄙校还差,有辱北市政府脸面啊。


  上车后,我跟孩子们说,这是我见过的最差的食堂。语音未落,来自五湖四海的一众小P孩群起反对我,说,才不是呢,他们学校食堂的饭菜,才是天下最差的。我闻此语,哑然失笑。


  确实,体制内学校的食堂饭菜,那简直就是一场噩梦。菜虫读小学时,午餐食之不能下箸,蒙学校恩准,中午可以自己带菜。虫妈准备一个保温杯,给肉食者菜虫同学装上半罐子肉,学校给配的菜,菜虫就不吃了。这半罐子肉,菜虫周围的同学,偶也可以尝鼎一脔,我也挺高兴的。因为,大学时,隔壁宿舍的浩子同学,是杭州人,周末回校,会装一搪瓷缸子的大排,是他妈妈特意为他做的,就像虫妈为菜虫做的那样。我见浩子同学回来,便去拈一块,嚼吧嚼吧就给吃了。为此,一直感念浩子同学的妈妈。


  那问题就来了,为什么寻常巷陌的苍蝇馆子,都能做出美味佳肴,偌大的公办学校的食堂,却搞得天怒人怨,成为莘莘学子的噩梦呢?难吃倒也罢了,现在爆出的新闻,却说某地的食堂,居然是过期霉变食品。是可忍孰不可忍?


  鄙人20年中学教师生涯,不小心当过一年的总务处副主任,跟食堂也打过一点点交道,正可以现身说法,发挥我的一技之长。


  从个人的层面而言,众口难调,是一个主观原因。你的美味佳肴,正是他人的断肠毒药。一个菜,甲说好吃,乙说难吃。这是没办法的。民以食为天,你每天吃同一个食堂,即便菜谱不断更换,也会有腻味的时候。我当时去兄弟学校公干,吃他们的食堂,吃完盛赞仔排味道上佳。兄弟学校的同僚颇不以为然,说,你们学校的那个啥啥才叫好吃。小朋友在学校食堂一吃三年,乃至六年,自然厌倦。


  但以上不是主要的。食堂办不好,最重要的原因,在于学校食堂的垄断本质。你想,中小学生,在校内,一般不会自带便当,也不允许走出校门,只有食堂可吃,没得选。好吃不好吃,都得吃。这样你就明白了食堂难吃的根本原因。垄断了一切,能有好的产品给用户吗?因为赢利的点不在于提高服务,提高产品质量上,只要把人关起来就好了。这个道理,跟高铁上的快餐又贵又巨难吃道理是一样的,除非饿着。要饿得奄奄一息的时候,你还是得买人家最少40块一份的高铁快餐。我吃过几次,至今想起,还是胃不舒服。这个问题,非但食堂,所在都是,但到底是不是不可解决的死结呢?


  有人会说,即便垄断,但也有监管啊。但我们知道,监管是一种行政权力,而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绝对的导致腐败。在这样的管理体制之下,监管完全是形式主义的。不是老鼠管米缸就已经谢天谢地了。检查之前,总会来通知,什么时候来检查哈,你给我准备好。果然,来检查了,干净整洁。黑板上的菜单都换过,因为要平价嘛,食堂不能赢利嘛。大家心知肚明。


  现在,因为家长和学校之间信任感缺失了,所以一有什么事儿,家长都会从坏的角度去考虑问题。要命的是,几乎每次都是没有最坏,只有更坏。这次霉变食品的问题,根子我们也找到了,但要改变,其实并不容易。


  以前,多是学校自己办食堂,但这容易滋生腐败。我听过一个故事,很久之前,大概是1980年代,有一个总务主任,每天下班,都要从食堂的锅炉房打两壶开水回家,放在自行车上,驼回去。有一天,暖水壶不小心打破了,一看,里面装的居然是猪油。那是1980年代,贪点猪油已经很了不得了。


  现在呢,据我观察,至少在东部沿海地区,这种low爆了的贪小便宜的方式已经很少见了。因为风险太大。好不容易做个校长,因为食堂问题下马,不值得。加上大家都眼睛直勾勾看着,加上互联网舆论监督,食堂现在很难再偷猪油了。此外,政府部门中,教育系统相对是比较弱势的部门,尽可以舆论监督。所以,可以难吃,但腐败真的很少。


  教育行政部门也不愿意背这个锅,为了爱护总务处主任以及各级官员,很多地方普遍采用外包的形式。那么,外包究竟好不好?我觉得,如果有充分竞争,外包当然是好的。关键是,有没有可能充分竞争呢?当食堂的利益跟学校方面和教育行政部门没有瓜葛的时候,充分竞争自然是可能的。


  我知道在东部沿海地区一些较大的学校里,会多设几个餐厅,用招投标的方式,将不同的餐厅,承包给不同的人。这个主意,是我目前见过最不坏的方式。错位竞争,各自的质量都有提升,以产品和服务换取孩子们的口碑。我所见的学校,已经有很多这么在做了。这样做的学校,孩子们的差评相对就少很多。


  所以,学校食堂究竟能不能办好?最终的解决方案,还是需要透明化,交给自由市场来决定。就像我日常出没的水沟营一带,早餐点心店鳞次栉比,关键是每一间店都很好吃,每一间店都很廉价,每一间店生意都很好。这就是充分竞争给消费者和店家带来的双重福祉。而在启动市场化改革之前,无非只有大型国企荣禄春和同心楼,服务员的脸孔比包子的褶子还难看,而包子的滋味,也就可想而知了。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噪音”,作者蔡朝阳。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