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热评

2018年美国教育科技行业融资14.5亿美元,八年来再达峰值

芥末堆 2019/1/18 12:18:00
0

  原文:US Edtech Investment Peak Again With $1.45 Billion Raised in 2018. 来源:EdSurge. 编译:尔瑞. 图源:Unsplash.


  对于美国的许多城市和州而言,2018年是有史以来最不平静的一年。教育科技行业也经历了不少风雨,风险投资人和私募股权投资人投入了大量资金。


  去年,美国教育科技公司融资14.5亿美元,与2015年创下的近十年来单年融资历史最高纪录持平,也超过了2017年的12亿美元。


  但是,2018年与2015年之间的融资现象存在一个明显差异。2015年有165笔交易,而2018年只有112笔。交易流的下降,近年来一直在发生:投资人正在向教育科技行业投入更多资金,但投资对象却在减少。换句话说,他们投资的数量减少了,但规模更大了。



  2011-2018年,美国教育科技公司投融资交易数量及金额。红色折线图为交易数量,绿色柱状图为交易金额。图源:EdSurge


  一个趋势很明显:2011年以来,美国教育科技行业的投资数额正稳步上升(2015年是个例外)。


  总体而言,规模更大但交易量更少,是美国所有投资活动的普遍趋势。市场分析公司CB Insights和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 Coopers)的数据显示,尽管交易量下降,但2018年所有行业的融资总额都有所增长。Pitchbook为美国风投交易提供了1,309亿美元的资金,标志着“此次年度投资金额,首次超过了2000年互联网繁荣鼎盛时期的1,000亿美元”。报告还指出,“公司资本越是高度集中,越容易吸引大份额的投资。”

  2018年,美国全行业投融资交易数量5536笔,金额达995亿;投融资交易数量减少,但总投融资额增长30%。图源:CB Insights


  这种模式可能会持续到2019年。随着美国电子科技行业的成熟,有着明显收入增长的公司将把自己与其他公司区别开来,以吸引更高层次的更大投资者。


  对于能够显示持续增长和收入的教育科技公司来说,这是个好消息。但其他人就有可能要担心了。New Markets Venture Partners总经理贾森•帕尔默(Jason Palmer)表示:“2019年将是教育科技市场再平衡重要的一年。市场中将会有少数的大赢家,也会有大量的输家——企业要么倒闭,要么融资,要么以低于过去价格的合理估值被收购。”


  风险资本绝不是成功的保证。正如《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最近报道的那样,一些创业者正越来越不愿意面对投资人,以及随钱而来的、需要不惜一切代价才能达成的增长预期——然后把初创企业经营得一落千丈。


  2018年教育科技行业投融资门槛升高


  在这一年度的年终分析中,美国教育科技媒体EdSurge统计了美国教育科技公司的所有风险融资。这些公司的主要目的是支持preK-12、高等教育阶段的教育工作者和学习者。2018年,通过统计112笔公开披露的交易,美国教育科技公司总共筹集了14.5亿美元。


  按融资轮计算,14.5亿美元的总投资中,大部分集中在后期交易。值得注意的是,天使投资和种子投资的数量持续下降:从2013年逾100笔的峰值,降至2018年的不到一半。这种下降与edtech(教育科技)加速器的衰落有关。本世纪初,edtech加速器曾帮助催生了许多初创企业

2018年美国教育科技公司融资轮金额。图源:EdSurge


  不过,处于早期阶段的教育初创企业,仍有大量资金可以利用。种子交易阶段正不断涌现出新的资金,包括一些大学附属基金和家族理财基金。多年来,种子轮的融资规模一直在变大——种子轮融资的门槛也在上升。过去,种子融资只要有一个概念证明、一个有才华的团队和一些早期客户就足够了;但现在,投资人希望在参与到种子轮之前,就能看到团队有50万至100万美元的营收。


融资轮平均规模。图源:EdSurge


  对于教育科技公司来说,以收入前融资为标志的宽松货币时代可能已经结束。在2010年和2011年,挣容易钱的情况更为常见。那时的edtech投资还处于早期阶段,大量的新想法、新公司和新投资涌现,导致这样的融资交易在当时流行了起来。但如今,依靠“免费增值”模式获得资金的人要少得多。“免费增值”的模式推动了ClassDojo和Remind等初创公司的发展,但对Edmodo这样的公司来说却颇具挑战。


  随着时间的推移,某些投资人了解到哪些商业模式是有效的,哪些是无效的。一些人已经逃离了这个行业,而留下来的人变得挑剔起来。


  投资趋势


  将2018年投入的14.5亿美元进行细分,K-12领域的美国教育科技公司共筹集5.11亿美元,高等教育领域公司筹集5.9亿美元。学前教育和职业教育领域公司共筹集3.5亿美元(下图以“其他”类别表示)。


2014-2018年美国教育科技公司融资金额,按产品领域划分。图源:EdSurge


  高等教育(Higher Education & Post-Secondary)


  高等教育领域融资金额出现了显著增长。领头的是CampusLogic(2018年大约融资5,500万美元)和Commonbond(5,000万美元),它们的工具侧重于为学生和高等院校提供金融援助和贷款。随着学生对债务的担忧持续存在,投资人对“收入分成协议”等替代解决方案的兴趣将会增加。


  与学生债务密切相关的问题是,大学毕业生能否找到工作。在这里,许多投资人希望帮助企业搭建起从教育到就业的桥梁。Trilogy Education公司筹集到5,000万美元,与大专院校合作,提供以数字技能为重点的短期劳动力培训训练营项目。另一家名为“握手”(Handshake)的公司为大学生与雇主之间建立联系,获得了4000万美元的投资。


  帕尔默表示:“人力资本管理、企业培训和另类认证之间的界线正在变得模糊。”举个例子:工会教育(Guild Education)筹集了4,000万美元,继续与Chipotle和沃尔玛(Walmart)等公司合作,创建教育福利项目,让一线员工获得大学学位。


  Reach Capital的一位负责人龚倩(Chian Gong,音译)表示,她希望能有更多的企业家和资助者,能将学校和雇主之间的联系建立起来。尽管有人说科技正在“扰乱”高等教育,但事实证明,因为科技,通过学院和大学获得学分的方式更具弹性和灵活性。


  她指出,“MOOC曾经被认为会取代高等教育,但现在很多MOOC都被嵌入了这些机构。训练营也是这样,现在很多都成为了高等教育的一部分。


  K-12


  在K-12领域,最大的一笔交易流向了DreamBox Learning。这得益于私募股权公司TPG Capital旗下的、具有社会影响力的Rise Fund对该公司1.3亿美元的增长型股权投资。据Rise教育投资项目负责人约翰·罗杰斯(John Rogers)介绍,美国一家位于贝尔维尔的供应商从2006年起便在提供一款在线K-8数学产品了,且去年该产品的地区认受率增加了40%。


  罗杰斯表示,学校技术基础设施的不断改善,特别是“宽带和数字设备的普及”,使“一流的数字解决方案在市场上取胜”成为可能。


  “被采购”是值得庆祝的事情之一。但问题在于,这些数字工具被购买后是否正在被使用。BrightBytes去年秋天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大多数地区购买的应用程序许可证从未被使用过。LearnTrials的另一项研究发现,65%的许可证从未或很少被学生使用。


  罗杰斯表示:“这些数据非常发人深省。它表明,在我们能够拍拍自己的背,说我们正在为教师和学生带来变化之前,edtech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帕尔默补充说,预计到了2019年,将会有更多的人关注这个问题。因为各州会报告他们在实现《每个学生都成功法案》(Every Student success Act, ESSA)计划方面取得的进展,该法案概述了他们需要做些什么来获得联邦教育资助。他指出:“许多州正在了解学区使用的技术平台的有效性,并将使用技术平台纳入他们实现ESSA计划的优先级中。”如果工具没有被使用,那么购买它们有什么意义呢?


2018年,美国最活跃教育投资者的交易数额。图源:EdSurge


  干火药交易(Dry Powder Deals)


  这是一个比喻,指的是私募股本公司有充裕的现金可以马上进行投资。一些投资者用这个词来形容私人股本对教育科技行业日益浓厚的兴趣。(据估计,所有私人股本公司的现金流总额都是在1.8万亿美元左右,一些分析人员表示,这个数字创了历史新高。)


  与前几年一样,2018年出现了大量由私人股本支持的交易,交易对象是教育行业的知名企业。Francisco Partners收购了Discovery Education和Renaissance Learning的多数股权;CIP Capital对Carnegie Learning也做了同样的事。另一轮大规模成长性股权融资来自Great Hills Partners,该公司向学校管理和支付软件提供商Connexeo投资了1.1亿美元。


  私人股本公司继续抢购edtech资产,包括Frontline Education(今年收购了12家)和Turnitin(收购了AI评级初创公司Gradescope)。专注于教育的私人股本公司Weld North Education旗下的Imagine Learning收购了数字化数学公司Reasoning Mind。


  通常情况下,私人股本公司会盯上收入至少1,500万美元的公司,并通过银行组织的销售竞标来收购这些公司。热门公司通常能获得很高的收购价格。但专注于高等教育领域的投资公司University Ventures的董事总经理特洛伊•威廉姆斯(Troy Williams)指出,一些公司不想支付这样的溢价,便寻求不经过竞标程序的较小规模交易。他见过私募股权公司以不到1000万美元的价格,就将感兴趣的公司收入囊中的情况。

  帕尔默指出,有私人股本支持的公司“正在竞相打造更大的平台”。例证:Insight Venture Partners于2018年7月将5家教育数据公司合并为一家,取名为Illuminate Education。2017年被BV Investment Partners收购的Schoolmint,也公开分享了将不同的edtech资产整合到一个平台上的计划。


  帕尔默表示:“这将是一场有趣的较量,传统企业与PowerSchool和Frontline Education等新兴企业集团之间的较量。”“现在市场上有这样一个时刻,培生(Pearson)和麦格劳-希尔(Mcgraw-Hill)这样的出版商——传统巨头——可能会为新的数字优先技术平台所取代。”


  随着大量资本进入,出现更多能证明营利能力的公司,许多投资者看到2019年大型交易潜在的可能。


  国内和海外的不确定性


  然而,在2018年进行大规模融资时,美国的教育科技公司与亚洲同行相比则相形见绌。亚洲的教育科技公司包括印度教育科技巨头Byju's(2018年融资5.4亿美元)、VIPKID(5亿美元)、作业帮(3.5亿美元)和猿辅导(3亿美元)。仅这四笔交易的总和就超过了2018年整个美国行业的融资;事实上,美国前10笔价值1亿美元以上的投资中,有8笔都流向了亚洲公司。


2018年规模最大的教育科技领域融资。图源:EdSurge


  亚洲企业似乎有充足的资本购买美国edtech资产。2018年初,中国游戏和教育公司网龙(NetDragon)收购了Sokikom和Edmodo。但此类交易的数量可能低于一些人的预期。Reach的龚表示:“(去年)年初,有很多人对大型、资金充足的中国教育科技公司感兴趣,并猜测它们能为美国教育科技公司的走出去和获得增长提供机会。”“但由于目前的政治紧张局势,这艘船似乎已经从海岸线驶离了。”


  据分析人士说,美国和中国(以及世界其他地区)之间的争端和关税带来的贸易不确定性,可能会“严重破坏”全球并购交易。此外,中国对数据隐私和监控政策日益严格的审查,也引发了外国买家思考该如何保护用户数据(尤其是儿童数据)。


  不过,亚洲企业仍在寻求交易机会。据报道,Byju's正与美国公司就潜在收购进行谈判。帕尔默预测说:“我有信心在2019年,看到亚洲教育科技公司收购知名的美国教育科技公司。”“如果这一切不能实现,那将是因为当前的贸易战气氛仍在持续,且情况越来越糟。”

  美国国内,以创投为主的投资人正在谨慎关注经济态势。Figure Eight联合创始人戴安娜•安东尼(Diana Anthony)表示:“如果经济低迷,天使投资人、家族理财基金和种子基金的投资可能都会更加保守。”


  此外,龚补充道:“对科技行业的质疑,也将影响教育和教育科技。”随着数据共享、网络安全漏洞的问题越来越多,学校机构和教育公司数据系统受损的案例也浮出水面。从亚马逊(Amazon)到优步(Uber),各种技术都激励初创企业将这些模式应用于教育。如今,教育科技初创公司可能需要重新考虑这些类比在品牌推广中的使用。“教育领域的Facebook”这种称号,可能不会再像五年前那样流行。


  >>声明


  本翻译仅作了解之用,并非用于学术研究或商业决策。表达可能与原文有所差异。如需使用,请查证原文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