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推荐    热评

2018年教育行业10大关键词

iEDU投资人俱乐部 2018/12/29 16:58:21
0

  2018年是教育领域的转折年,也是大浪淘沙、自我净化的一年。经历了“420草案”、“810送审稿”“学前新规”的教育领域,在几次破发中加强预警意识,在突变中逐渐走向规范;政策加持、资本助力,溢出效应,2018年教育行业新蓝海涌现,但利用流量获客依然是主旋律。在投资领域,头部企业大都获得融资,但整体回归理性。


  政策与融资环境双“突变”


  据统计,2018年上半年教育行业融资事件约为270起,其中融资规模超过1亿元的有32起,占上半年总数的21%,涉及金额约为113亿元。2018年下半年,教育行业融资事件不足200起,融资规模超1亿元的有28起,涉及金额超过130亿元。


  从融资金额和赛道来看,过亿融资方面,上下半场并没有明显断崖。反而各个赛道头部企业尽数获得融资。近日,猿辅导完成新一轮3亿美元上市前融资,本轮融资完成后,猿辅导的估值超过30亿美元。


  “在资本收紧的情况在,投资人会优先选择新兴的非红海赛道,只要这个赛道有一定规模且市场还不成熟,各企业都在同样的起跑阶段,就可能会冲出一到两家较不错的;而相对成熟且头部企业明显、格局相对稳定的企业,相对红海市场会相对谨慎。”启明创投合伙人吴靜接受i-EDU专访时表示。


  2018下半年,政策频出,覆盖多个赛道,一时间教育行业投资陷入迷茫期,加之各新兴细分赛道兴起,资本入局逐渐谨慎且向头部集中,各细分领域头部企业发展较好的同时,各赛道第二梯队面临资金和政策的双重压力。



  整改不是说说而已8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下简称《意见》)。《意见》提到,收费时段与教学安排应协调一致,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对K12及语培行业造成较大影响。而11月26日,“在监管方式上,线上教育将与线下培训机构的管理方式同步。”也意味着在线教育也将转向规范发展。


  规范收费管理,将对各类培训机构的业绩产生巨大影响。无论是头部企业还是中小培训机构,“续报”是首要的获客渠道。但由于3个月费用与K12课外培训收费规律有一定的趋同性,再加上企业会进行相应排课调整,因此该政策对语培类影响较大。


  除此之外,规范还涉及培训机构场地、师资、党建、科目、应试以及教育类APP等,在教育行业野蛮生长的2018年,政策的频繁出台,也是大浪淘沙的过程。


  对于K12机构来说,合规性提升将会导致课程价格适当上升,二三线城市龙头机构将一方面吸收小机构的市场份额,另一方面价格上升将提高企业营收。随着市场结构调整的完成,K12培训市场的整体管理水平将有明显提升,从而构建以规范和品牌为主要构成的行业壁垒。



  断崖下跌,市值蒸发8月10日,司法部公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以下简称《送审稿》)。受此影响,8月13日港股市场教育板块断崖式跳水齐跌。截至当天收盘,12支内地学历教育股总市值蒸发约355亿港元,睿见教育、天立教育、宇华教育跌幅均超过35%。


  2018年11月15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的出台,意见出台当晚,红黄蓝股价腰斩,开盘不到3分钟跌幅达52%并触及熔断。复牌后继续扩大至56%,并再度熔断。博实乐也未幸免,跌幅达到29%,创历史新低,市值一夜蒸发4.5亿美元。威创股份11月16日开盘便钉死在了跌停板上。总挂卖单超过80万手,抛压超过4亿元。港股中多家涉及幼儿园业务的企业也在16日遭到重创,继810送审稿之后再次断崖式下跌。



  加强预警意识成为必修课而经i-EDU梳理发现,造成2018年几起破发事件并非空穴来风,与其说政策突然,不如说我们少了一些预警意识。


  今年2月1日,教育部关于印发《教育部2018年工作要点》的通知中,研究出台《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和规范发展的意见》,此次意见与2018年11月7日,所出台的引起幼教行业大震荡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几乎如出一辙。


  此外,2018年K12课外培训行业的整改风波,以及年底处于飓风中的海淀黄庄,也都并非空穴来风,其实关于K12课外培训政策贯穿全年。从2月《教育部2018年工作要点》到“四部门联合专项整治”,再到4月的“420草案”再到8月《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等,相关政策循序渐进,政策出台都有其连续性,教育是一个深受政策影响的行业,建立政策风险预警体系,将成为教育从业者的必修课。



  逆周期中回归理性受经济形式波动影响,2018年市场再次进入资本寒冬阶段,教育行业作为逆周期性行业,一级市场虽继续保持相对活跃发展节奏。但企业在资本推动下不断追求用户及收入增长,导致持续增加的获客成本为企业带来现金流压力,少儿语培骄傲的1对1真人模式,如今也开始了小班课的探讨。同时,投资者在选择标的的时候,开始更多关注企业现金流情况和盈利能力。



  行业洗牌,谁会活下来?截至2018年12月15日,全国共摸排校外培训机构401050所,存在问题机构272842所,现已完成整改256691所,完成整改率94.08%。


  2018年市场波动,政策频发,在头部企业规范的同时,中小企业也面临洗牌风险。在线教育领域,据统计,2018年在线教育市场获2轮及以上融资的公司占比达42%,4轮及4轮以上的占比为7%,2018年近一半的复投率表明,投资谨慎的同时,也正值资本寒冬,是新一轮的优胜劣汰。随着技术成熟,资本加注,各细分赛道头部企业已经建立起一套秩序,对于中小企业来说,或许企业目标已经从如何“弯道超车”到如何“活下去”。



  下沉要找准方向2018年年初,教育行业大谈“市场下沉”,不分赛道不分类型,似乎下沉是一剂业绩增长的良药。


  新东方采用双师课堂模式,在三、四线城市开设教学中心,据新东方2019Q1(2018.05-2018.08)财报显示,其2019Q1运营利润约1.61亿美元,同比增长0.2%。归属于新东方的净利润约为1.23亿美元,同比减少22.2%;截至2018年8月31日,新东方学习中心总数达1,100家,与去年同期相比净增201家,与上季度相比净增19家。


  相对来说,新东方新开设学习中心及学生数的增速与其净利润的增长不成正比,在政策、观念及区域龙头的压力下,市场下沉的方向是“购买力”人群聚集的方向。下沉应多考虑二线核心城市中,因为在全面城市化进程中,人口会向杭州、武汉、成都、南京这样新一线或二线核心城市中聚集。所以“下沉”要讲求方式方法,不是包治百病的良药。



  “资金”&“政策”双溢出2018年教育领域的“溢出”包括两层含义,第一层即“政策溢出效应”。第二层即“资金溢出效应”。


  首先在政策方面,从2018年11月15日出台的学前新规来看,国家有意托底幼儿园校内市场。而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达到80%,公办园在园幼儿占比到2020年全国原则上达到50%的规定,则意味着个性化及高端园占比的减少,但这并不意味着需求的减少,对于中间阶层的人来说,这一规定可能触发溢出效应,未来1-3年,中端园的减少或将导致早教阶段,启蒙类、思维类产品获得市场。


  再者,对于幼儿园领域及义务教育领域的监管,除向下溢出外,也会使高等教育及职业教育享受溢出红利。


  从资金溢出的角度来看,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9月,青少儿编程领域,共触发融资15起,集中在A轮及B轮阶段。编程赛道A轮平均融资金额为3000万人民币,B轮平均融资金额高达9000万人民币,接近1亿。且此时新东方、好未来、红杉资本、经纬中国、科大讯飞、创新工场均已纷纷入局。反观与青少年编程目前的市场更接近2014年-2015年的少儿语培,即目前青少年编程发展阶段,其A轮,B轮的融资金额在2000万人民币-3000万人民币之间,远低于青少年编程领域。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除了在线教育被市场广泛认知外,还在于2018年投资教育的企业和资本主要是原来的互联网企业,他们以跑出赛道、占领市场的姿态布局在线教育领域,而资金的溢出效应也给了新兴赛道以福利,但虽有政策支持,依然存在估值较高的问题。



  入口向0岁延伸?今年6月,VIPKID、DaDa前后进军低幼儿童英语赛道,对在线少儿英语来说,布局低幼端市场是客群年龄段向前的自然延伸。但对于2018年获客厮杀已到白热化阶段少儿语培而言,布局前端或许不仅是看重市场前景,而是将其当成低成本流量入口。


  除巨头入局外,资本助力、政策加持都使幼教启蒙成为2018年新蓝海赛道,2018年至今,在线启蒙英语市场共触发7轮融资,其中宝宝玩英语和叽里呱啦已到B轮阶段,融资规模达亿元人民币级别。且该赛道近几年得到腾讯、经纬、红杉大量明星资本的关注,而B轮之前,明星资本关注及扎堆,证明这一赛道有一定的投资价值。当然对于本身布局英语启蒙市场企业来说,当引入前端流量之后,如何顺理成章转化为长期用户,也是其应该考虑的经营模式。




  “0与1”博弈,撒钱抢C位提到2018年教育领域的营销,则不得不提地铁里铺天盖地的广告,以及综艺节目里不断重复的口播。对于少儿在线英语来说,2018年其在获客上的博弈已基本演化为营销上的厮杀,虽头部企业获得较多融资,但其在广告上的投入目之所及占较大比重。有业内人士认为,广告投放已经成为一片血海,企业动辄十亿级的投放无异于是拼刺刀的行为,是“0与1”的博弈。


  获客与营销投入产出不成正比的关系,使得在线少儿英语结构性亏损问题一直难以解决。而流量渠道不掌握在企业手里的问题又注定营销价格只会持续增长,因此对于在线少儿英语企业来说,提高客单价或是一条解决途径,而提高客单价会面临用户能否接受、同业能否良性竞争等问题,但提高单价的关键在于能否提高课程附加值,在这一基础上或才有探讨其他问题如何解决的可能。 因此,在线市场需要破解盈利困境,而教育行业还将面临机遇与挑战?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i-EDU投资人俱乐部”,


精彩评论